原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给一年级小学生讲,专家导

图片 1

图片 2

——艾瑞德国际学校“自然生长课堂”研讨会侧记

原标题:原教育部新闻发言人“变身”老师 给郑州一年级小学生讲“真语文”

“不是这么读拖长腔读的,你们就按照正常人说话那样读就行。”2014年7月17日上午9点,在山东章丘市党校礼堂内,上海市特级教师贾志敏对着讲台下几十位章丘第二实验小学五年级的学生说。这是一次真语文示范课,贾志敏老师上的课文是台湾作家谢武彰的《卖鱼的人》,孩子们摇头晃脑地习惯性地拉长“朗读腔”,马上被他纠正。

2017年12月26日,艾瑞德国际学校迎来了一行教育界的尊贵客人。他们是河南教育报刊社《中国教育报》河南记者站副站长陈强、《教育时报》课改导刊部主任杨雷、《河南教育》编辑部副主任刘波、郑州市教育局教研室主任姬文广、郑州市教研室教研室副主任,数学教研员连珂、英语教研员陶继红、语文教研员许睿、心理教研员尚新华、高新区教体局课程改革发展中心数学教研员钱水征、英语教研员段志君、心理健康教研员濮亚伟。他们是作为本地教育最专业的水平代表受邀走近艾瑞德国际学校,为“自然生长课堂”把脉问诊,对艾瑞德教师的课堂教学进行观察指导。同日还有到艾瑞德参观访问的周口市永生教育集团和北大公学禹州国际学校的领导老师,一同参与了观课和评课。一天的活动,客人们和艾瑞德全体教师被彼此的教育情怀和对教育的专业敬畏精神相互感动着,彼此间享受着“同频共振”、“同声相和”的教育美好。

12月14日,郑州市包括中牟县的1200名小学语文老师汇聚一堂,主办方请来刚刚卸任的国家语委语言文字报社社长、原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王旭明,为小学一年级的孩子们讲了一堂示范课。郑州市教育局教学研究室小学语文学科主任许睿评价,这是郑州市推行“基于标准”教学后规格最高的一位“老师”。□东方今报·猛犸新闻记者 李书恒

“你教的是语文,什么叫语文?口头说为语,书面说为文。我们是教语文,而不是肢解课文。”学生默读课文的空当,白发苍苍的贾志敏老师转身,对着台下说。台下座无虚席,来自全国各地的约500名中小学[微博]老师和校长旁听了这节示范课。语文出版社社长王旭明就坐在第一排。这位真语文活动发起人留着他标志性的大背头,不停地做着笔记。

图片 3

教育部新闻发言人变身语文老师

“语文课的问题出在课堂上,但根子上在领导,领导不重视。”在稍后的总结发言里,王旭明说。他的发言引来了雷鸣般掌声,鼓掌者包括坐在他旁边的章丘市教育体育局局长。

【研讨会的背景】

当天示范课选中的是中牟县文博路小学一年级的36名学生。在开课前,有一些老师还犯嘀咕:孩子们虽然已经入学将近一学期,有了一定的识字量,但让原教育部的新闻发言人来给孩子们上课,孩子们的接受度会咋样?

“毒舌”和特级教师一拍即合

艾瑞德国际学校深度践行自然生长教育,建构自然生长课堂生态,深入落实自然生长课堂核心五要素“基于关系的相遇与对话,基于自主的探究与发现,基于合作的互动与体验,基于理解的分享与表达和基于发展的激励与评价”。新学期以来,教学处在刘浩然主任的主持下历时两个多月,开展了100多节学科内的研讨课。此次邀请省市区教育界专家,走进学校,走进课堂,观察了八节课研讨课,其中有两节语文课、两节数学课、两节英语课、一节心理课和一节戏剧课。从学段选择方面也关照到了低中高各年龄层次的学生。让专家们的评价也更具有普适性。

王旭明老师授课的内容是第十二课《雪地里来了一群小画家》。“上课!”随着一声指令,授课开始。“同学们,你们见过雪吗?雪是什么颜色?”王旭明问。“白色!”一个同学站起来回答。

76岁的贾志敏老师的语文课,被王旭明称为“真语文课”。两年多来,这位教育部前新闻发言人在全国各地的课堂里听了不下几百堂语文课,对语文教学中的弊病与顽疾不吐不快,“我走了这么多教育行政部门,大家都觉得自己好。但其实我们明明存在这些问题,就是不说,就是不批评。大家都在一种虚假的繁荣当中。”

【隆重的启动仪式】

“那我请其他同学也来说一下,但是,前面同学说过的颜色,后面的同学不能重复!”王旭明强调。“蓝色”“红色”“黑色”……随着同学们出人意料的回答,课堂气氛一下子活跃起来。

“基层教育领导最喜欢听的是语文课,并且他们喜欢评语文课。但是,他们的一些个人喜好非但没有促进语文教学,反而误导了老师们。”在王旭明的印象中,产生假语文课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既有社会、教育层面的,有教师自身素质与水平的原因,也有个别领导和教研部门的误导。

上午九点整,在报告厅举行了“自然生长课堂”研讨交流会的启动仪式。四年级上个月洛阳研学报告的经典之作,孩子们演绎的歌舞《梦回大唐》拉开了启动仪式的序幕。

有了活跃的课堂气氛,再加上启发式的授课方式,王旭明老师用了10分钟就把本节课的知识点串了起来,包括文中字词的正确读音和在田字格中的写法。“下雪了,下雪啦!雪地里来了一群小画家。小鸡画竹叶,小狗画梅花,小鸭画枫叶,小马画月牙……”孩子们齐声朗读起来,声音干脆有感情,现场1200名小学语文老师齐声鼓掌,向这位已经60岁的老新闻发言人致敬。

王旭明曾听过一堂《斑羚飞渡》的语文课。老师上课,学生读课文后,老师一边放音乐,一边用PPT放映老斑羚用自己的生命救下小斑羚的场景。然后老师朗诵道:它们展现了多么崇高伟大的爱啊!—这是发生在今年4月在青岛举行的真语文说课系列活动上的一幕。

图片 4

当前小学语文教学还存在不少问题

王旭明“发了飙”,他发了一条微博点评,“老师无节制放纵情感,什么老羚羊的无私奉献呀,勇敢付出呀,伟大与崇高谱写动人之歌云云,在音乐和画面的烘托下,闹极。这是当下时髦而虚伪的语文课,真的假语文。”

艾瑞德国际学校副校长张书宏致欢迎词辞。张校长向客人们简单介绍了学校的教育哲学,自然生长教育在学校课程与课堂等方面的落实情况,举办“自然生长课堂”研讨交流会的目的宗旨,诚邀各位专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直言不讳,不吝赐教。张校长代表学校向冒着严寒,拨冗应邀前来艾瑞德帮助我们成长的各位尊贵的客人表示热烈的欢迎和衷心的感谢。

郑州市中牟县教体局副局长张青梅一直在前排认真地做笔记,这个从教学一线走出来的教育工作者,对语文教学情有独钟。

这是王典型的语言风格,不留情面。但批评者认为,王的这个点评太“刻薄”,他被封为“毒舌”。

接着三年级四班以艺术的形式展示了艾瑞德班级文化素养。今日班级素养,明日世界公民。班级文化风采展示活动旨在实现“文化育人”,用行为彰显的方式内化为学生对学校文化、班级文化、小组文化的情感认同及朴素感情。

“目前在小学语文教育中,很多老师没有按照课程标准要求从事语文教育,虽然很多课被冠以‘优质’‘示范’,但实际上很不规范,失去语文教学的原本含义。”张青梅说,她长期在一线,经常看到小学语文课上,老师在表演,学生成了“群众演员”。

但后来谈到这段,他和颜悦色起来,他至今也没觉得点评得有什么过分之处,“语文课讲《斑羚飞渡》,那你就将斑羚怎么飞渡好了,你就不要拔高了,谁让你拔高什么无私奉献、伟大的爱、人要向动物学习……这是语文吗?你就讲好你的语文,讲《斑羚飞渡》,我们就从飞字讲起,飞是什么词、找出文中与飞字有关的词,就完了嘛。你不能因为都习惯了拔高,就认为正确啊,正因为是习惯,我们才改呢!”他比划着,话语像竹筒倒豆子一般抖落。

戏剧课程在艾瑞德是一门常规课程。教育戏剧的重点并不是教孩子们如何去演,而是注重孩子们在扮演角色过程中的体验和收获,让孩子在真实中去想象世界,在想象中真实体验。从而用戏剧的方式达到教育的目的。发展儿童的开放思维、想象力、创造力、表现力,培养孩子的自信心、同理心,启蒙孩子的合作能力和领导能力。由艾瑞德“小百花”社团带来的话剧展示《刘姥姥一进大观园》让来宾惊叹于孩子们入戏的演艺和语言的魅力。

这次看到王旭明老师讲的语文课,真是“听君一节课,胜读十年书”,实实在在的真语文,受益匪浅。她还告诉身边的教研室主任田岚霖,今后要正视小学语文老师身上的问题,“教真语文、教实语文、教好语文”。

这并不稀奇。作为教育部前新闻发言人,王旭明的许多发言,均让他处于漩涡的中央。在中国的新闻发言人中,王旭明曾算是最独特的之一,他的每次公开表态,都引发公众关注,在任职教育新闻发言人期间,王旭明持续与一些媒体及评论人唇枪舌剑,“中国教育成功论”、“名校生养猪论”,为媒体对其表态之浓缩。

启动仪式的最后艾瑞德国际学校李建华校长向各位来宾汇报了艾瑞德对教育的理解和实践。初略解读了“走自然生长教育之路,办有温度有故事学校”的内涵。他从热词“习近平新时代”讲起,基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中国学生核心素养时代,以及人工智能等重大问题带给人类的挑战,提出教育该如何刷新的问题。艾瑞德六年一路高歌,成为民众公认的郑州教育三朵金花之一,站在七岁的起点,艾瑞德又将如何刷新?基于艾瑞德教育哲学的“东方智慧,国际视野”,八大习惯,八大品格,和八C核心素养,“自然生长”与“温度故事”,很好地对接了未来人才的两大基本素质“创造能力”和“爱的能力”。基于这样的认识与思考,艾瑞德构建自然生长课程体系,构建自然生长课堂生态,尊重儿童生命生长规律,遵循儿童生命生长路径,用爱演绎有温度的教育故事。

郑州市教育局教学研究室小学语文学科主任许睿也谈了自己的看法。她认为,小学语文教育目前存在的问题,除了张青梅副局长说的不按课程标准要求和过度表演的现象,还有过度使用PPT和音效视频的现象,忽视了“文”和“字”的教学,这些问题不解决,会严重制约小学语文教育的质量。

对批评声,王旭明几乎都是公开回应。而在卸任后,作为培训班讲师,他陆续给政府官员、企业部门等各有关方面人员做了很多关于新闻发言人的培训,顿悟,新闻发言人不应陷入“技巧论”的漩涡,“新闻发言人的核心是人。”

图片 5

语文老师要讲“真语文”

卸任6年来,王旭明也从来没有停止自己的“毒舌”之举,对于争议,他自认为是“性情中人”,处事特质是从不回避,从“取消小学英语课”到炮轰中国的语文教育,他已习惯被话题包围。

李校长的汇报得到了各位专家同仁的一致同和高度好评。接下来各位来宾在学科老师的引领下走进课堂。观察老师们的课堂实践。中午,简单的工作午餐在烘焙教室进行,专家们一边午餐一边跟上课教师交流上课的情况,因为午餐后没有安排休息,12:50分,全体教师汇聚在学术报告厅聆听各位领导、专家对我们每一节课进行细致的点评。

对于能请到王旭明老师和真语文教学专家王丽华等人到郑州给1200名小学语文老师做示范授课,郑州市众意路小学、康平路小学以及中牟滨河路小学等与会代表很兴奋,他们在现场积极地与专家互动、交流。

而贾志敏老师亲历的一场示范课是,一位年轻老师上《董存瑞舍身炸碉堡》这一课的时候,特意做了个机关,连上一个爆炸物,讲到关键时候,这位老师猛一踩,课堂上烟雾弥漫,学生被吓得躲到桌子底下,旁听的老师则以为发生地震了赶紧往外跑。

【精彩的专家点评】

王旭明老师说,这次受邀来郑州讲课,更加坚定了他推动真语文教学的决心。他认为,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文化兴则国运兴,文化强则国强。真语文,就是按照母语教育的规律,进行语文教育,通过引导学生说真话、学真文、写真文、诉真情,让小学语文老师落实“课标精神,上合格语文课”,让老师简简单单教语文,让学生扎扎实实学语文。这就是他,一个60岁老人的梦想。王旭明的话,赢得了全场雷鸣般的掌声。

语文课要这样的轰动效应吗?

教育媒体人,河南教育报刊社《中国教育报》河南记者站副站长陈强老师,可谓是教育科班出身,曾任某省辖市教研室教研员,担任过初高中的班主任,后来做教育媒体记者三十多年。他从“有温度有故事”的学校理念,引发对教育真谛的解读,“知行合一”“爱”、“兴趣”、“自由”等关键词引起了与会者的共鸣。老师苦教,学生苦学,家长苦供的教育连“应试教育”都不是,应试教育也是讲方法和技巧的。自然生长教育之所以是真教育,因为艾瑞德遵循儿童生命生长规律和生长路径,我欣赏托尔斯泰从人性的角度理解教育,而不是从冷冰冰的专业的角度,忽视儿童作为人的存在的教育。

“语文课堂拒绝精彩!”曾当过57年语文老师的贾志敏说。但他沉吟半晌,又承认,他提出来的这个观点“实际上很叛逆的”,放在中国教育复杂的考评体系下,一切显得那么薄弱,“教育主管部门就是看考试,所以只能应试教育;而教育主管部门的教研员,改变他们的思想很难,他们对课程的要求是要精彩,要热闹。”

图片 6

1962年,叶圣陶在北京中华函授学校举办的“语文学习讲座”的第一讲中曾讲到,“什么叫‘语文’?平常说的话叫口头语言,写到纸面上叫书面语言。‘语’就是口头语言,‘文’就是书面语。把口头语言和书面语言连在一起说,就叫‘语文’。”

陈站长对自己发现郑州有这么好的一所小学而欣慰的同时,也给艾瑞德老师提出了建议:因为学校的理念中有“每个孩子都是珍贵的存在”“每个生命都是美丽的不同”的表达,这是艾瑞德国际学校非常清新的教育表达,是符合教育真谛的教育表达,但是,老师们要注意区分“孩子”一词在不同语境中的不同含义。我们把小学生这一年龄段的学生称为孩子是没问题的,老师把学生当作孩子去呵护和爱护也是没问题的,问题是,在教学中,在与学生的互动中,老师还能不能称学生为“孩子”?当老师把对学生的称呼从“同学”换成“孩子”的时候,潜意识中是否已经把“爱”悄悄地转化成了温柔的“控制”?老师们对陈站长提的问题报以热烈的掌声,陈站长对教育语言的敏感,对儿童立场的情怀,与艾瑞德老师的心灵息息相通。

“叶圣陶的意见是,小孩读书就像说话。这是叶圣陶的秘书亲自跟我说的。”贾志敏回忆。叶圣陶先生的这段话,也多次被王旭明所重提,在他看来,现在不过是“回归常识”而已。

语文学科的点评代表是一位教育专家,身兼多个社会职务,在不同的岗位上贡献着智慧:她就是河南省教育学会小学语文教学专业研究会副会长、河南省教育学会品德教学专业研究会副会长、郑州市教育学会小学语文教学专业研究会会长、郑州市青少年诗书画协会会长、民进河南省基础教育专业委员会副主任、民进郑州市基础教育专业委员会主任、中国教育报“推动读书十大人物”、河南省“家教专家”、著名“特级教师”、郑州市教育局教学研究室小学语文学科、小学道德与法学科主任,基础教育教学资深研究员许睿老师。

王旭明和贾志敏在语文课上的共识,促成真语文系列活动的展开,“我们一拍即合”,贾志敏说。2012年11月23日,在福建泉州“新课标新思维新探索—十四省市32校小学语文联合教学研讨活动”上,王旭明当天发言的主轴是《走向语文教学的本真》,这次发言行动,被他后来归纳为“聚龙宣言”,他倡导的这场公益活动是期望“语文老师先觉醒。”

图片 7

收录“周杰伦”的教材大修

许睿老师曾经两次受邀来艾瑞德对老师培训,对艾瑞德老师而言彼此更多亲切。她说比起两年前艾瑞德老师已显得非常成熟,可见艾瑞德对教育教学的重视,对教师发展的重视。这次到艾瑞德看到学生是懂礼的、勤劳的、有序的,在课堂上孩子们是自由的,快乐的,放飞的。从中也感受到艾瑞德人的教育情怀是一种博爱,深爱和真爱。

“现在我们的教材选文一个大的问题是,一是脱离学生生活,二是语言罗嗦,无特色。我觉得这两个问题是当前我们从小学到中学所有版本教材中共同的问题。”王旭明指出。

教学活动是双边的,不是老师单方面的教,也不是学生单方面的学,因此艾瑞德把“基于关系的相遇与对话”和“基于发展的激励与评价”列为自然生长课堂五要素之中,是非常重要的。教学目的不仅要教学生“学会”,还要教学生“会学”,“基于自主的探究与发现”、“基于合作的互动与体验”、“基于理解的分享与表达”非常好地回答了如何实现这两个教学目标。

最新修订的语文出版社出版的九年义务教育语文教材(以下简称语文版教材),台湾歌手周杰伦的励志歌曲《蜗牛》有望被收录进小学三年级的延伸阅读,而歌手韩红演唱的《天路》则以诗歌的形式被选入小学二年级上册第二课。

许睿主任强调,教学要依照课标,依托教材,依据学情,依靠教师,教学相长。自然生长课堂的核心是教师要服务于学生的自然生长,知识的获得不是老师直接给予,而是学生主动的获取和建构,如同嫩芽是自己从土里钻出来的,而不是人为的把上面的土拨去;蝉儿是自己脱壳,而不能人为的帮助其快速脱壳,不合自然规律的一番好意却会造成无法弥补的伤害。艾瑞德教师都有良好的基本功和教学力,善于语言启发。很多做法反映了老师善于思考和创新,比如课前的古诗文积累,学生自主地背诵,老师和学生一起背诵,从整篇目背诵,到名句对答,彰显了老师先进的语文教学理念和师生良好的语文素养。腹有诗书气自华,这样的背诵积累,熟能生巧,灵活运用,值得赞赏。还有皇甫老师利用古诗组织课堂,把老师对学生的指令性语言变成了古诗词的对答,是一种创新。同时,许主任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老师所选择的诗句,是否能符合当前的教学情境,对教学起到双关的促进作用。

这套目前在广东、湖南、福建、广西、云南、河南、宁夏等部分地区使用的语文版教材,共面向2000多万名学生。但语文版教材修改引发轩然大波,周杰伦歌曲缘何能够进入语文版教材?

由于时间关系,许睿主任与老师们相约会后详细交流。当我们得知许睿老师为了参加我们艾瑞德国际学校的本次教研,推掉了自己辅导的几位赛课老师的授课指导时都对许睿老师专业引领机会倍感珍惜,佩服不已。

在主导教材修订工作的王旭明看来,教材的改编和让周杰伦进入教材是“真正的语文本质的回归”,另一个原因在于,“因为我是他(周杰伦)的铁杆粉丝,才对他有了解,也才能够下这种判断。”他的声音一如既往地洪亮,字正腔圆。

在集体评课结束后,许睿老师应张校长和刘主任的邀请,给语文组老师一对一评课指导,通过深入的专业引领,老师懂得了什么是“用生命备课”,深刻理解了教育者应该站在儿童的角度去思考,而不是“我觉得”、“我想知道”等主观的交流方式。通过今天的教研交流,我们深深的体悟到自己不仅是教育者,更是被教育者;自己不仅仅是在教学生,更是在教学中成长。同时,也更坚定了我们自然生长课堂的专业自信,有了专家的引领导航,我们教师的成长之路越走越宽阔了。

在微博上,王旭明不止一次地说过,“杰伦是真语文典型”。周杰伦的《菊花台》一度曾是王旭明的手机铃声,在一拨处事低调的官员中辨识度极高。

郑州市教研室数学教研员连珂副主任和高新区数学教研员钱水征老师对两节数学课给予高度评价。

自从2001年教育部发布《关于启动国家基础教育课程改革实验工作的通知》,正式放开了教材的编写权后,义务教育阶段教材开始实行“一纲多本”制。语文出版社的教材由此开始走向市场。

连主任第一走艾瑞德国际学校,刷新了他对民办学校的一贯看法。来到艾瑞德,很受触动,他看到了不一样的民办学校,“一所教育家办学的民办学校,很少在内地看到这样的学校”,从办学理念,一看就是懂教育的人才能提出来的:“自然生长”,“每个孩子都是珍贵的存在,每个生命都是美丽的不同”,诠释着“儿童立场,儿童中心”的教育观,当前都在呼吁“回归教育的本真”,其实就是回归“儿童”,“关注每个孩子”;从这里出发,教育就回归了本真。“走自然生长教育之路”,不正是“学习即经验”的教育观的体现吗?“办有温度有故事学校,我理解就是‘内涵丰富,人文关爱,课程核心,彰显爱心’。”艾瑞德抓住教育的核心要素——课程与课堂,这是懂教育的人才能提出来的!“儿童自然生长的栖息地,儿童看得见诗和远方的地方”我理解就是,建造一个“学习即实践的乐园”,“诗和远方”就是办学目标和愿景。还有自然生长课堂五要,不正是21世纪特别强调的合作、探究、交流、评价吗?

而后的2011年,教育部下发的《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中对语文教育的课程特点指出:“语文课程丰富的人文内涵对人们精神领域的影响是深广的,学生对语文材料的反应又往往是多元的。因此,应该重视语文的熏陶感染作用,注意教学内容的价值取向。”

图片 8

2013年9月教育部发出修订各版语文教材的通知,王旭明认为,这既是一次机会,也是他的主业所在,“作为语文出版社社长,当然首先要关心语文、关心语文出版,这是我的工作使然。”

对赵静老师教授的《找规律》一课,连主任表示在省市级公开课中这是一个限制选择的课题,因为这个课题通常的教授方式能体现数学本质的思想的方式太少了,而今天赵静老师这节课却不同,她基于儿童真实的生活情境,而不是脱离生活实践的情境,从学生刚刚体验过的冬至包饺子入手,学生们在兴致盎然的观察中发现规律,而规律类型的创设也不如俗套,令人耳目一新。

这也跟他的个人经历有关,在教育部担任十年“新闻官”之前,他曾在北京丰台第七中学当过7年的基层语文教师,这段履历让他丝毫不掩饰他自己对于语文的偏爱。“语文是我曾经的理想,是过去的诗话般青春,是我所有本领的基础,是作为一个中国人的根。”他曾作诗。

连主任特别欣赏赵静老师选用绘本教学,渗透数学阅读的思想,数学阅读与普通的阅读不同,是要从大量的情境语言中提取数学信息。“这让我想起了学校的校风:干净、有序、读书,这不正是习惯、品格、阅读吗?小学教育最重要的就是习惯培养,从干净入手,培养一生受益的好习惯。真正数学好的人语文也一定非常好。赵老师还非常善于利用语气节奏,为学生创设规律情境,而且设计了有思维挑战的规律情境。”

这也是他从教育部新闻发言人岗位卸任、主政语文出版社后,语文版教材面临的首次修订。在他看来,是一个接地气的活儿,“我觉得教育部的领导对这个事情,他们没有提出反对,就是支持吧。”

因为学生参与度非常高,这是我们课堂评价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但是这附带着也给老师提出了一个新问题,就是如何控制,调控,掌控课堂秩序,这是老师应引起注意的。

而对这次教材改革,王旭明酝酿了很久。经过半年多紧锣密鼓的工作,他与他的团队完成了教材修订工作,“2014年春节前,我们送到教育部的教材是第一批的一年级、二年级、七年级、八年级教材,共八册,选文改动大约30%,练习换了60%左右,教育部已经给了初步意见通过审定,目前正在等待教育部的审定结果。剩下的第二批教材是2014年年底送审。”他表示。

魏静老师长方形正方形的教学,非常注重学生思维的培养,通过拼摆,不同的变化,变式,平移,转化,抓住了数学教学的核心。动手操作,强化表象,促进学生内在逻辑思维能力的提升。老师的语言很清新,干净利索。

修订后的教材也增加了中华传统文化单元。“我一直认为,国学应该是语文教学的核心部分,我们的语文教学改革,其中一个主要的内容是,应该加大优秀文化传统的篇章。”王旭明强调。

在与老师们面对面的交流中,连珂老师也给我们提出了中肯的建议:数学课要在国家课程标准基础上,可以深度链接相关内容,忠于教材,也可以高于教材。

在这个方面,不乏个体在为改革语文教学而做出的尝试。比如,上海《收获》杂志的编审叶开就在今年尝试自己编写了一套语文教材《这才是中国最好的语文书》,而叶开的《对抗语文》出版时,一年之内曾加印了5次。“对语文改革做出的各种尝试,都应该肯定和支持的。但我们国家的教材制度是学生们使用的教材必须经过国家审定,而叶先生这个教材是不用经过国家审定的,所以这两者就缺少可比性。”王旭明说。

钱水征老师,在评课中说艾瑞德老师的教学功底、教学能力非常强,一年级的课堂活跃,学生非常喜欢,老师亲和力强,绘本教学让学生兴趣盎然,尤其老师设计寻找身边的规律,在教室里,校园里寻找规律。教师善于利用身边的资源,引导学生在玩中学习,在生活中学习,以学为中心,动手操作,遵循了学生的思维发展规律,学习单的设计简洁实用。他也给老师提出了建议:就是当学生对长方形周长公式的表述语言不恰当的时候,老师的评价语言要及时,“基于发展的激励与评价”核心是促进学生的发展,评价的及时性,准确性,适切性是促进学生发展的保证。另外对“优势发言学生”的话语权要有限制规则并在课堂里建立发言谦让礼仪等,得到了老师们一致的认同。

而最后修订的语文版教材,其实经过了一些思虑与权衡。“在现行教材制度、政策和多种因素制约下,语文版教材没有脱胎,也没有换骨。”他不得不承认。

郑州市教研室英语教研员陶继红主任听了艾瑞德老师的英语课后在她的朋友圈发文说:“我们的孙子辈们有福了,他们有更好的学校可以选择。”

一个欣喜是,语文版教材专门保留了中学教材里的演讲单元,“就是把莫言获得诺贝尔奖的演讲辞放到九年级的教材里去了。

市、区两位教研员都对学生的口语和词汇量感到很“震惊”。课堂一开始,发现老师的语速很快,他们担心学生跟不上,慢慢地学生的反应说明了他们的担心是多余的。比如,在二年级的课堂,老师提出:“Which country do you know in the world?”孩子们能说出:“Japan, Canada, China, Australia, England…”而且孩子们的口语表达能力非常强,可以非常清晰地、完整地表达自己的主张和感受。学生们小组合作学习,自主学习,每一位学生都是学习的参与者,无一例外。生动的课堂形式让学生发挥多种感官学习,学生是真正的学习主体,参与热情非常高。在别的学校听课,最尴尬的是老师提出问题,没有学生回答,老师不得不说:“我提问一个不举手的!”而在艾瑞德课堂上,学生们“Let’s me ctry”“Let’s me ctry”唯恐老师不给发言的机会。学生英语水平令人吃惊,高出同龄人不是一般,老师的提问根本不是能用“Yes”或“No”来回答的,老师的问题经常是“Why…”“Why not……”孩子们都能很好的回答和表达。老师的教学观念也不仅仅是让学会目标语言,而是创造条件给到孩子运用语言的机会,给孩子发展想象的机会,而艾瑞德孩子是会讲故事的,他们是用讲故事的方式运用目标语言,可能跟学校“办有温度有故事的学校”的理念有关吧,孩子们运用故事表达的能力非常强。真正体现了自然生长课堂五要素中的“基于理解的分享与表达”,孩子们是真正理解了,才会很好的运用。

我个人更倾向于鲁迅、老舍、丰子恺、林语堂、梁启超这样的名家名作,但鲁迅还可以,其他作家我们要考虑到篇幅的比例,在这里还要做一些平衡。”他表示。

图片 9

只是拿“假的”教学开刀

我要给艾瑞德的老师点赞,因为他们选用的教材,没有教参,没有国家课标,没有教学案例,全部要靠老师自己开发、设计,这是跟国际接轨的教学管理模式,难度之大超出一般人的想象,在公办学校是很难实现的,而艾瑞德做到了。

“教材只是语文教学中很小的一块,语文教育改革更重要的是语文老师的观念改革。”2014年7月15日,一位来自四川成都芳草小学的一位基层语文老师说,语文教育已经式微多年,积重难返。

“课堂上师生们精彩的表现让我切身感受到自然生长教育理念在课堂上得到很好的践行,无疑艾瑞德英语教育的理念是正确的,课程设置遵循了学生英语学习的规律,绘本培养语感,分级阅读拓展能力,这样的课程体系是科学合理的。”

而在章丘第二实验小学一位老师看来,中国语文教育中最不被关注的反而是小学语文教育,“人们只关心中高考[微博](微博)成绩。等回过头来,才发现,这个教育金字塔的底部已经塌了。”

陶老师也给艾瑞德老师提出宝贵的建议:希望老师们强化课型意识,强化课标思想,关注学习目标的确定,评价的科学有效性,参照国家课标,建构完善艾瑞德自己的课程体系。

“假语文存在于四个方面:假的语文考试、假的语文教材、假的语文老师和假的语文教学。我只是拿假的语文教学开刀,因为那三个我觉得壁垒森严,我深知力量单薄,无法涉足,所以我只能抓住相对的薄弱的、我可以控制的语文教学来开刀。”作为关心高考改革变动的教育界人士,王旭明也深谙无形的“高考指挥棒”之强大。

高新区教研室段志君老师说:艾瑞德老师是非常了不起的,不仅是因为他们的教材难度,和他们的在课堂上展示出的专业素养,而且我从跟学科组长的交流中得知,艾瑞德老师在开学之前就备出了全学期的课,不仅写出了教案,设计了学案和学习单,而且老师们人人说课,这样老师们对自己的教学高屋建瓴,站在全学期的高度上授课,所以才有了课堂的精彩。老师的语言素质特别高,老师自然融入课堂,开心幸福着与学生的共度时光,这就是“自然生长教育”的真谛。艾瑞德孩子是幸福的,老师也是幸福的,因为他们在追寻自己的诗和远方。

他不回避他的职务身份对于真语文活动推动带来的帮助,语文出版社社长是正厅局级干部,“多多少少有一些影响”,此外就是他的各种影响力,包括他是粉丝过百万的微博大V身份。但实际上,许多困境难以言说,有些地方教育行政部门只是“礼节性”地接待一下。

李建华校长在闭幕式上说:一些重要的事件总是发生在重要的时间节点,在跨年时刻,12月26日,是伟大领袖毛泽东的诞辰,我们在这一天开展这样的活动,在一定意义上也预示着一种诞生,我们能有幸邀请到学校所在地,代表着当地教育最高专业水准的教研室,教育媒体参与学校课堂建设,并给我们提出宝贵的意见和建议,非常感谢。

难处在哪儿?“最大的难处就是缺乏行政力量的支持。应该把推动语文教学改革放到议事日程上来,现在差之千里,现在还是把主要力量放在了建楼、建立外部关系、学校管理上,但在教学上用的工夫太少了,这个工夫当然也包括经费倾斜。”王旭明说。

每一位嘉宾的发言都是在做一场微型讲座,你们的观点引起我们的共鸣和反思,你们的肯定是我们前进的动力,但问题和注意事项更是我们努力的方向。艾瑞德老师要注意,领导们讲话中“但是”后面的话语,才是我们真正应该深入探讨和反思的。

2013年9月,王旭明在他的微博上发出他的提议,“取消小学英语课,增加国学教育,取缔社会少儿英语[微博]班……”他甚至主张,中考[微博]和高考去除英语科目,提高汉语测试比重。这宛如一石千浪。而就在王旭明炮轰英语课之后月余,北京市教委2016年北京高考改革要点公布,其中显著的两个要点是:语文从150分上调到180分;英语从150分下调到100分。

艾瑞德过去六年,的确取得了令人欣慰的成绩,但从学校发展的更长远思考,我们清醒的认识到我们的教育梦任重而道远,艾瑞德家长对高质量教育的需求就是我们努力的目标!

“现在是语文教学改革最好的时机,现在就看你给不给力了,但我告诉你,就语文教学目前的现状,是很糟糕的,给它加分还不如加在外语上头。”他显然没那么乐观,在不久前与“新东方三驾马车”之一的王强一起做客一档视频节目时,他甚至说,“汉语教学的改革那个路,比英语教学改革路还长,可能三年五年,甚至十年八年都解决不了。”

“我对他的前景不看好。原来的教育思想和教育制度根深蒂固,很孤独,我也很孤独,都是凭着一己之力。我感到他的想法、做法、观点都是对的,但许多人不一定认可。必须有一些官员接受才行。”被许多语文老师称为“教育守望者”的贾志敏老师也这么说。

“我的问题是,谁会成为下一个贾志敏,谁会甘于在小学语文的课堂当一辈子老师并以此为乐而不是去当官?”7月17日上午,在山东章丘,一位基层语文老师将问题写到实时的电子屏上,提问王旭明。

“在座的每一位,都可能成为贾老师。”对着台下老师们,王旭明飞快地回答。

但在私下交流的场合,他对记者说,他的心里觉得很悲凉,这个时代,急吼吼地向前,“产生贾志敏老师的土壤,已经(很难)再有了。”(编辑 衣鹏 张凡 申剑丽)

本文由凤凰彩票平台发布于凤凰平台app下载-考试,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给一年级小学生讲,专家导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